• 小桂花说,当你无法离开的时候,那就忍耐吧。
      只是这忍耐何时是个头。
      许过的诺言都是屁话,随风而逝。
      可笑的是,明明是臭的,我竟然会天真的相信偶尔有一刻是香的。

      同学为男友写的序,女人是无奈的,男人是自私的。偶尔在奔波过后回头,对女人说好吧好吧别哭了,不是我不在乎你不想你,只是我有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我我会回来的。虽然这个男人是个才华横溢的男人。
      PRIVATE LANDSCAPE 代序
      他的旅程裏沒有我
      BY 阿朱
        不久前,第一次在巨大的投影幕上看到這一本私人景觀,過往許多次在電腦顯示器上看到的那些照片,從未像這次一樣,感覺如此好。如果說,拍照的品性與為人一樣有格局之分,這裏的照片無疑是大格局的,直如攝影師本人。
        範總是說,他的夢想是踏遍全世界,數年來,他也一直背負著這個夢想在沉重地行走,每每到一個新的地方,都帶給他對世界新的認知。想來,他如今構建的這個價值體系,必定也與這些行走有緊密的關聯。當然,也有許多人,步履走遍了所有大陸海洋,心靈卻仍困在一個小山村,範則總是稍稍走在自己的旅程前頭。
        他的旅程裏,有匆忙的工作,有孤獨的行走,有酸澀的愛慕,但沒有我。
        2006年12月,他獨自背著背包去華東,那一個冬天的西湖在鏡頭裏迷蒙而曖昧,有點衝動的興奮,又有迷失的不安。那不是他。
        2007年,他許多次自我身邊經過,出入咫尺的香港,旁邊是行色的女人,他的鏡頭因此活潑俏皮,而且多情。
        2007年11月,第一次,他在菲律賓長灘島的夜海,白月光下綿稠的沙灘,他希望和一個女人牽手站在熱帶溫暖的海水裏。第一次,他在我頭頂飛過,而我始終不知道,他希冀的那個女人是誰。
        2007年12月,他在一個沒有平路的城市度過跨年夜,和心中或許美好而忐忑的幻想,拍下那張迷霧中的嘉陵江。他說他愛那個城,以及它所構成的那座城市森林。
        2008年1月,他經過我長大的城市,將行李箱從一個城市的邊緣,疲憊不堪地拖到另一個城市的邊緣。沿著海邊一直走,他說,這城市有破敗的美。大概,是因為那次的女主角,在他的鏡頭下綻放頹敗之後的罌粟美感。
        同月,他在首爾找到另一條“江南大道”,但沒有找到一把銀妝刀。江南大道兩側剛硬的線條交錯,路邊枯敗的枝椏讓繁華的大道有了僅有冬天的寂寥寥。
        2008年4月,歐洲下了那一季的最後一場大雪,他在德國孤獨地發燒,然後愛上阿司匹林。An aspirin a day, while she’s away. 他在海德堡街邊,用超廣角拍下那一天的風雲變幻,他說色彩太搶眼,於是用黑白摘下一刻莊重。半個多月之後,我也走過那條古舊的石板街道,在他拍下那張照片的街角停留,手裏是同一支卑微的Canon 17-40L。那個4月,我們“一起走過”的還有聖母院。
        2008年7月,我們在香港辦加國緊急簽證,九龍城一周的人間煙火,平凡微薄,卻可能是我們僅有的“旅程”。他獨自往加國,看過冰川連綿,看湖水無邊,他說北美的城市過於現代乏味,但造物主賜予太多的俊秀山川,溫柔流水。
        2009年4月,紅衫軍鬧事之時,他在他信的家鄉清邁,那裏很平靜,人人謙而有禮,金黃的稻田,路虎車頂坐著的女子眉目柔和秀麗,是賢慧妻子的模樣。關於紅衫軍,他幫我寫了個稿子,執意署名喬峰。
        我過去一直不是特別喜歡他旅行中的照片,裏面沒有人。只有流動的沙漠,黑白照片中流沙的質地像絲綢,以質感區分層次;皚皚雪山下,豔紅色的汽車,扎眼得讓雪山不似人間;夜裏的香榭麗舍大街路面泛著光,沒有燈火的凱旋門黑漆漆,所有燈光都沉默不語,像凝固在神秘的默片時代,等等等等。這種沉默,或許來源於攝影師的失語——他並不是真的失語,而是在一切偉大的景觀面前,他已經沒有更多的言語可以來準確表述感受,只有鏡頭,只有記錄,只有一切沒有人點綴構圖的畫面。攝影師堅信這樣的真實,並且耗盡心力表現他看見的真實,也許畫面反映出來的是客觀,但那每一張照片都有數十張備選在其身後。
        不管是畫面澄明的彩色照片,還是他刻意營造的粗顆粒質感的黑白片子,即便拍的是濃郁的歡快瞬間,在他的照片裏,我也看到凝固的寂寞,或許不同人的不同語境帶來的不同感受。直到在大螢幕上看這些照片,這些他丈量過的城市,刹那間疑心有窒息感,那種沉默莊重的大格局,也許正需要巨大的儀式感才能呈現。
        末了,還有個遺憾,這本書裏沒有範自己寫的太多文字。他是一個很奇妙的人,他的照片、文字和思維方式氣質異常統一,他的文字同樣是大格局的。我願奉上一切誠實的讚美,儘管這格局裏面沒有我。

      2009年6月12日 于廣州,珠江新城

    • 无知者无畏

      2009-06-09

      硬生生把想要嘲笑人的想法咽下去了。
      有啥好说的,that's not your life.
      能够无知无畏不顾旁人目光的活着,本来就是最大的勇气。
      人最可怜可叹的就是那层皮,而已。

    • 喜羊羊是个球

      2009-06-07

      A:我买了18根蜡笔。
      B:啊~这下你真的是蜡笔小新了。
      A:我还买了喜羊羊和灰太郎哦~
      B:……
      别以为你买了喜羊羊我就原谅你。
      没门,哼。

    • 2009-06-03

      偶尔我会觉得自己是个麻木的人,只有在突然伤心的时候才会大哭一场。
      哭的时候眼泪止也止不住,真正就是那比喻说的,像断线的珠子,而且是很长很长的一串珠子。
      尔后哭着哭着就想,我干嘛哭啊,我怎么这么无聊啊。
      然后就洗洗睡觉。

      小时候爸爸不在家,和我妈还有我妹妹玩装哭。
      有一次,我装着装着就真哭了,也是像断线的珠子,她们一开始还以为我就是装的。
      这真是奇怪的事情。

      有些时候你不想哭,但是你就哭了。
      有些时候你想哭,却死也哭不出来。

    • 从公司走回家的距离,没有想象的那么远。
      一颗心到另一颗心的距离,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近。

      回家的路上,万家灯火,人声鼎沸。
      北京东站边上拖着行李的男孩对他的女孩说,别哭了,尔后相拥在一起。

      我竟然会希望道路一直这么漫长,永远不要有尽头。

    • 生活时不时需要一点自我奖励,于是去了北戴河。
      快要见到海的时候,我还问师妹:海在哪呢?
      不能怪我呀。那个海水不是我以为的蔚蓝色……
      不过,心情依然不错。
      只是那么随意的沿着沙滩踩着海水走,心里也荡起了快乐的双桨啦。
      傍晚的海滩,海风熏得我就想那么一直呆坐着,不言归期。

    • 婚了,昏了

      2009-05-28

      最近惊讶的发现原来很多人都结婚了。像谁谁谁,然后是谁谁谁。
      遂将QQ签名更改为“毕业三年,婚掉一片”。
      也是时候了吧?
      我们处在人生的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个节点处,有些事情总是要办的。
      早办不如晚办。

      大概你要以为我渴婚了,其实不是。
      某一日,一个朋友问:你老公……
      立即截住TA的话:不是老公,是男朋友。
      有一段时间迷上了“我男人”,后来发现这个称呼太明目张胆了,还是小心翼翼的用“男朋友”比较好。
      称呼什么时候会变?
      不知道呢。生活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

      最近听到的最奇怪的故事是一对租客在一个星期内建立了超友谊,一个月内打算领证。
      这种疯狂真不是我这种胆小的人做得出来的。
      所以只好感叹一声oh my god.
      不过缘分的东西,真是不能用普通的角度来看的。

      G同学不在家,我居然也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连切菜都会切到手指。
      和G说,他说,你不是老想着我出差吗?
      oh no,当时的确挺烦的,但是也没说要消失2个星期呀!

      为了迎接更硬朗、更强度的工作,决定和师妹去北戴河。
      尽管N个人和我说那地方破的就是一个惨不忍睹。可是,将时间退回十年,北戴河是我的向往呀。

      我有许多的梦想,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遍览祖国无限风光。
      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一天呢?

      ————————————
      睡不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需要打开电视机入睡更是恐怖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破毛病!
      啥也没干成,我命令自己去睡觉!

    • 祝你安好

      2009-05-24

      近来非常想念我的小弟,或许是因为妹妹的关系。
      目前的这个情况,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知道这不能算我的错,可是我肯定脱不了干系。
      昨天她和我说,或许我不该读书。
      坦白说,我有时候也这么想,是不是让她读书反而是个错误?如果她没有读书,那她现在虽然辛苦,可是可能快乐很多,没有时间来告诉我,生活没有意义。
      OH,生活的意义又在哪里?每个人都会迷茫。关键是,尽管迷茫,有些人还是积极主动的面对,而有些人,只会消极怠世。
      态度决定你的人生。我不知道她怎么想,但是,我一直避免去重复那种人生,辍学、打工、结婚、生子……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当然,即便是现在,我偶尔也会觉得现在的生活也是没意义的:就算你在大城市生活又怎样?依然有许多东西压的你抬不起头来。

      就在一个小时前,火药味正浓。
      我从来不想这样针锋相对,但是我无法做到对无理取闹的要求彻底忍气吞声。
      我也想过平静的生活,我也想生活的快乐,我也想成为无忧无虑的天真淑女,我也想回家就有饭吃,我也想不用干这干那,我也想出差的时候有人帮我收拾,我也想骂人,我也想有人听我说话而不是只能我听从别人。

      在每一次这样的时候,我也想面目狰狞的诅咒"son of bitch",然后微笑着说,我没有说你。

    • 写文

      2009-05-23

      既要阳春白雪,又要下里巴人。
      该严肃的时候要严肃,该活泼的时候要活泼!

    • 尽管他们婚姻看起来很幸福,可是警醒的她还是对自己说:他的是他的,和我无关。
      那是他的房子,那是他的车。
      她对我说:我只相信现在的感情,不相信永远。
      这个故事对我的启发很大。

      和一个男性朋友探讨起男人和女人的话题。
      他说:当女人把自己未来几十年的幸福锁定在爱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这已经是她最大的牺牲了。男人总是希望有一个照顾自己的母亲,和一个聊理想的红颜知己,只是成熟的男人会知道一个好的老婆才是最大的收获。
      天问,男人何苦为难女人,责怪她为什么房子总是乱糟糟的。
      OH STOP。她还不是一个全职主妇。她和你一样也有工作,尽管可能薪水微薄。

    • 我想出去玩

      2009-05-17

      A:小新……
      B:干嘛呀,妮妮?
      A:谁是妮妮?
      B:小新的女朋友叫妮妮。
      A:哦哈~我想出去玩。
      B:小新不和妮妮玩。
      A:为什么?
      B:小新要和正男玩。
      于是,小新去找正男了。晕。

      今天师妹说起要去青岛看海。oh yeah~~~

    • 喏。

      2009-05-14

      突然想起一句话:亲爱的,请你珍惜,珍惜你珍惜的风景。
      这话怎么这么矫情呢?
      我估计是因为C老师说我的稿子不用太改啦~~嘿嘿。
      据说我上期写的某稿评价颇高,于是乎有些飘飘然。
      然后在快要眩晕眩晕的时候,问自己:天啊,下一期你怎么办?

      A:我在紧张。
      B:为什么?
      A:因为上期写的不错啊,大家对我期望肯定更高了。万一我以后都写不好了,怎么办?
      B:我也紧张啊。上期那个也写的不错……

      好吧。我们都是好孩子。
      但是,这周末我还是要出去玩的。
      因为,我闻到了割草机碾过后青草的味道!!

      噩耗……X同学来电,不能玩了。要去$$@#@$#%#

    • SHOW秀

      2009-05-12

      尽管昨天就决定了今天要穿白色的衣服,但是早上被人提醒后还觉得这家伙还蛮有心嘛。
      南都的社论《心一寸,人千古,当时承诺应记取》极尽煽情之能,很好,目地达到了。
      有一天,我突然对我热衷的娱乐新闻失去了兴趣。
      想起那些或可爱、或sex、或清纯的POSE都是人工加工的之后,心里说不出的厌恶。
      他们只是当工作来做罢了,那不是真实的生活呀。
      我为啥还看的这么津津有味呢?

    • 征服

      2009-05-11

      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
      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这句话的意思是,男人要有事业理想,女人要有家庭理想。
      为什么会有这么直接而深刻的话呢?太讨厌了。

      A:吃什么?
      B:随便。
      A:去XX怎么样?
      B:太远。
      A:XX呢?
      B:好吃吗?
      A:还行。
      ……
      B:这么难吃!!
      ……
      A:去吃什么?
      B:随便。
      就因为有这么难伺候的人,所以有一款雪糕,就叫“随变”。

    • A:我要买红色、黄色、绿色、紫色……七彩的蜡笔。
      B:为什么?
      A:因为我是小新,如果没有蜡笔,怎么叫蜡笔小新呢?

      这就是蜡笔小新综合症?

    • 自作孽不可活

      2009-05-03

      This big Beijing makes me lost.
      Can't find a way back home.
      If not yours my dearest colleagues,
      I will leave silently as how I came here.

    • 盛夏的果实

      2009-05-01

      茫然回头一看,原来毕业已三年了。
      有些事情,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但是周围的形势还是逼着你认清事实。
      比如说,随着年龄的增长,饭聚会逐渐变成相亲团互通有无的场所。
      有些人婚了,有些人婚ING,有些人……嗯,不说也罢。
      我最喜欢的歌。再来温习一遍歌词。
      呵呵,人最欠的就是记性。
      这个可笑的世界里,唯一永远的事实是永远没有永远。

      也许放弃
      才能靠近你
      不再见你
      你才会把我记起
      时间累积
      这盛夏的果实
      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我要试着离开你
      不要再想你
      虽然这并不是我本意
      你曾说过
      会永远爱我
      也许承诺
      不过因为没把握
      别用沉默
      再去掩饰什么
      当结果是那么赤裸裸
      以为你会说什么
      才会离开我
      你只是转过头
      不看我

      不要刻意说
      你还爱我
      当看尽潮起潮落
      只要你记得我

      你曾说过
      会永远爱我
      也许承诺
      不过证明没把握
      不用难过
      不用掩饰什么
      当结果是那么赤裸裸
      其实不用说什么
      才能离开我
      起码那些经过
      属于我
      也许放弃
      才能靠近你
      不再见你
      你才会把我记起
      时间累积
      这剩下的果实
      回忆里爱情的香气
      我以为不露痕迹
      思念却满溢
      或许这代表我的心
      如果你会梦见我
      请你再抱紧我

    • 再一次确信,人与人的差别是巨大的。
      有些人,清汤白面,日子过得和和气气,恩恩爱爱。
      有些人,不提也罢。
      我只想说,人人都有压力,不要在我面前大爷。
      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是有限的,不要逼我爆发。

    • 职业追求

      2009-04-25

      作为一名记者,你能获得什么?
      金钱?NO,当记者永远发不了财,除非你混成腕儿了。
      那要追求什么呢?
      自我满足感以及荣誉感。
      唉,这么多年了,原来我一直是这么个虚荣的人儿啊。

      下午去看了《南京南京》,颇有感触,等平缓下来,再写观后感吧。

    • 女人女人

      2009-04-20

      我是很难想象现在一些研究学者以一种才子多佳人的洋洋自得来描述过去的历史的。
      虽然的确是事实存在,但是还是令人作呕。比如这个:陈独秀一生中的四个女人
      某同学说,你愤怒干嘛呢?过去不都这样嘛!
      于是愤怒的假设:
      A:如果你早生100年,那你准备娶几房啊?
      B:……
      才子又怎样?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OR,用来炫耀的战利品。
      女人当自强啊!

    • 四月愁人天

      2009-04-13

      在广州的时候,极度不喜欢这个季节,一阵一阵的下雨,衣服也干不了。
      身上有一股发霉的味道。
      没想到现在来了北京,也对这个季节生出怨恨了。
      在家憋了一天,逼着自己写稿,看资料。
      内心慌乱的一塌糊涂,乏力而无趣。
      妈妈知道我这样,肯定会想起我刚住校的日子,洒起一把心疼泪。
      记得我离开家过的第一个生日,她很紧张的给我拿了鸡蛋过来,尽管我并不喜欢吃鸡蛋。
      对于家庭这种难以言表的感情,导致我到了广州后一直不打电话回家,
      每次听到那种熟悉的声音,都一阵酸楚。
      爸爸第一次买手机后,发了条短信祝我生日快乐。
      可惜我那个手机被小偷偷了,存着的短信也没了。
      多年来,记住我生日的除了家人就是CJ,尽管我们已经十年没见面了。
      谢谢CJ,我早已把你当成我的家人,许多话说不出口。你肯定明白。
      近来被“如何做一个好女人”的问题所困扰。
      我和CJ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培养一个好男人太难,所以找别人已经栽培好了的吧。
      其实,何尝不是这样呢?男人越来越值钱,在女人成熟的时候,他们往往心智未开。
      这怪不得什么,毕竟女人会在男人魅力最大的时候,无可奈何的老去。
      心情极度不好,也只能笑对朝阳,用习惯的方式,聊以度日。

    • 贴心小棉袄

      2009-04-12

      今天打电话问妈妈有没有偏方可以治TJ,妈说只能去看医生了。
      还叮嘱我,明天是我的生日,要买一些好吃的。
      只有父母会这样爱我。
      ————————————————————————————"
      我为什么需要一个妻子?
      ————————————————————————————
      最近有个好朋友的妈妈检查出了一种常见的肿瘤,希望一切平安。
      值得安慰的是,此君感情一路高歌。
      我其实挺羡慕那种感情,此君是我认为的靠谱男人之一。
      这年头,遇到一个靠谱的太不容易。
      Wish you love forever。

    • 写稿以及其他

      2009-04-11

      我不是很信本命年多灾多难、要用红色来辟邪的说法。
      但是,今天发现自己TJ了,这是以前从没有的事情。
      直不起腰,全身乏力。
      像JJ一样的桂MM说,我这是近期压力大导致的内分泌失调。
      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有几个晚上,有欲哭无力的感觉。
      这种无力,和原来有的那种欲哭无泪,是不同的感觉。
      我想我的生活节奏出问题了。走的有点快,有点急。
      M老师的意思是,我是个闷葫芦,我是杂志社和他沟通最少的人。
      怎么说呢?写稿子,我一直觉得,是很私密的事情。编辑给了你一个方向,剩下的道路你得自己摸。
      只有摸不透的时候,才要去找别人帮忙。舒缓一下,清醒一下。
      我自认为,自己的领悟能力已经被逼出来了。
      其实这是自恋的表现。把自己想成很牛X,然后其实没那么强大。

      G最近也忙,一塌糊涂的忙。我们俩赶一块忙了。
      所以最近稿子就没和他讨论了。
      其实就算是他,我也不大喜欢讨论。
      各人做个人的工作就好啦,你站的角度不同,写出来的稿子就不同。
      但是M老师说,我以后得多听点G同学的意见,“他的稿子不错。”
      老实说,这是一个让我有点迷茫的结论。
      他的每一个稿子,我几乎都知道是怎么写出来的。大部分时候,我都不喜欢他的写法和布局。
      他指责我的写稿有点轻飘飘,没事实,没故事,不好看!
      我觉得他的稿子用词太硬朗,不连贯,没有阅读的快感。
      但是他的稿子pass的很快,而我,时常有走弯路的时候。

      经过一篇“自助透析室”的稿子,以及韩老师改的稿子,有点通透的感觉。
      豁然开朗,大致就是这意思吧。
      这是我想像中的路子,恍然间觉得:啊,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插播一个题外话,上次和Alicia师妹去做稿子,一块住的时候,说起新闻班的WJ同学。
      她说,WJ说我是那个班里最有潜力成为大记者的人。
      其实,我在那个班里一直不快乐,我的姐妹圈走入社会了,而我和她们并不同步。
      WJ也是我在那个班里最想神交的人。
      那瞬间,有一种错愕,有一点恍惚,有一点伤感。
      我想,我和当初已经不一样了。
      我知道自己做不了那个,还是强求自己去做,逼着自己也觉得“财经记者是最有前途的记者”。
      事实上,他们的确是高收入者,而且以后转型显然能够比我现在走的要方便。
      我不敢想我会做这个做多久,我以后要以什么来作为终身职业,但是我可以给他们做N种退出媒体后的假想。
      当初这个事情对我打击很大,非常大。
      一种一帆风顺的路子被打破了,我找不着北,沉沦了。那个时候,我很害怕别人问我的工作,问我在哪,包括现在,我都不愿意告诉人我在来之前到底做了什么。最害怕就是被人提起我当年怎么怎么勇,是个努力的人,是个优秀的人,是个应该找到更好的状态的人。
      在陈田村慢慢的长夜里,我无数次的失声痛哭。责备自己。
      还好,我还是遇到了可爱的人,她们现在仍然是我的朋友,说着贴心的话,互相安慰和鼓励,只是有些记忆,我肯定不愿意提及,甚至对G,我也不愿意说。
      这个事情的后果,就是我要重新建立起一种自信。

      其实,我的性格变了,如果你是我的高中同学,你会十分诧异我现在的改变。
      不过这才是我,真的,这就是我。
      我回归到了自己想要的状态,或者正在往自己想要的状态上探索。
      我还是那个温和的悲观主义者吗?
      温和的悲观主义者,很好,这个词组适合我。
      我又找回你了。

    • 春天来了

      2009-04-10

      生活在广州最大的不好,是失去了我最喜欢的落叶季节。
      这算是来北京之后气候方面的唯一惊喜,但这种惊喜和以前在湿润的空气中看落叶比,又差了点。
      就像现在只能伴着随风起舞的灰尘看新芽吐绿一般的奇怪心结。
      清明的时候,一直窝在家里,准备稿子,最后合算下来,其实什么都没干成。
      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只要不工作,就一定宅着的人。
      不是说喜欢宅,关键是,如果不宅,还能去哪?
      到处是人,北京这么大,随便奔哪儿都得半天,找不着合心的伙伴一起玩,还不如在家待着。
      睡睡觉,做做饭。
      于是乎,假日后上班,突然就发现公司附近一直枯着的树木挂满了绿枝。
      在四围晃晃,满目皆春。
      终于可以穿着T恤上班,如果还能穿着拖鞋就更好了,只是形象应该特别不雅观。
      这个周过得并不大好,思想的层面,胡思乱想的成分多了一些。
      在身体的层面,感到疲乏,于是只好对自己的意志力说:坚持到下周,就好啦。
      在结束第二轮奔往第三轮的最后一个周末里,这样的劳碌,莫非意味着我的本命年真的很忙?
      oh no!牛儿快跑。

    • 阿桑走了

      2009-04-06

      偶然看别人的MSN签名才知道。
      爬去看娱乐新闻,原来她去年十月就已经是cancer末期了。
      她的歌我一直喜欢。
      愿你在天国安详。
      孤单是一群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个人的孤单

      但愿,那里不用寂寞,你仍然可以唱歌。

    • 这几天心脏频频受到巨大冲击,恍然间觉得是不是世界乱套了?
      想起自己以前为ShenH&MoXiaoDan的故事感动的鼻涕眼泪一把流的样子,无限感叹自己的年幼无知。
      套用桂MM的话说,这年头,靠谱的男人太少了!!
      难道都去玩躲猫猫了?

    • 人这一辈子

      2009-04-02

      前几天新结识了一个朋友。
      刚刚结束一段7年的婚姻,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
      房子得重新找,工作得重新找。这和刚毕业的我们差不多,只是她说自己已经老了。
      “我慌了。”她说,女人到了这般年纪,还一无所有,是可怕的。
      时光如飞刀,刀刀催人老。
      这话让我一阵寒。

      套用小沈阳的一句话:一睁眼,一闭眼,一天就过去了。
      其实,一睁眼,一闭眼,一生也就没了。
      可能我算年轻一辈的,其实也不过如此。活到人生的第二轮,存款没多少,房子不知道哪儿找,偶尔抱怨,还得被人说你们女人太现实鸟。
      是谁现实呢?现实最现实。
      有许多的事情,待到年岁长了才明白,只是明白的时候,往往太晚。
      我总是缺少一种决绝的勇气,对过去说再见。
      也许,现在正是时候。

    • 生死问题

      2009-03-29

      最近去采访,我想社会新闻口的记者经常都会心酸吧。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还有那种“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使命感。
      附DOS同学的精辟签名:好好活,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又冷又惊。
      I'm Fine, Thx.

    • 烟火

      2009-03-28

      G今天返老还童了,反复听小虎队。
      播到烟火,忍不住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
      为啥呢?其实倒不是它真有多好多好,只是总不能忘记当年的情景。
      高二吧,还在学校寄宿,某日长夜漫漫,舍友都无眠,刚好那时候我迷上了这歌,就躺床上教大家唱。
      我自认是五音超级不全的家伙,但是唱这歌特自信,还十分喜欢用憋出来的童音唱
      总是在失去以后才想再拥有/如果时光能够再倒流

      哀叹时光的匆匆流逝,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所以不要意外我会再哀叹一次。
      一个高中毕业后就没怎么联系的同学,最近刚一Q就问我:你有了吧?
      错愕。“有了是什么意思?”“就是大家说的那些意思”
      “男朋友?结婚?生小孩?”是这些吗?
      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对话,尤其对方还要追加一句:你们这行有钱途……
      我们能有什么钱途呢?
      我老对人说,如果想着发财,别来做媒体了。
      这绝对不是违心的话。

      G今年之内要当舅舅,几多欢喜几多愁。

    • 猫狗总动员

      2009-03-22

      A:别玩啦,电脑给我玩玩可以么?
      B:你要干嘛?
      A:我要拨萝卜!快点,不要错过收成!
      B:无语……

      爬山遇到狗,睡觉撞见猫,真是猫狗总动员呐。
      摘几句好玩的吧:我们女人玩呢,男人别来!
      唉,那些男同学终于发现原来自己错过了一朵花。
      大玉米大玉米大玉米……
      托吧,托吧,一起托!谁还要托?!继续托,下一个,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