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我很喜欢这个傻大姐,木想到现在变成这样了。虽然说都是混饭吃,但天壤之别还是让我诧异了下,就像第一次看到她的畅优广告,我还纳闷,这人谁啊?
      最近心情跌落到谷底。唉,我不喜欢即将到来的三月。

      最近最热的新闻就是80后副局了。
      想想吧,人家才86的,都混到副局了,叫我们这些长江前浪们情何以堪?
      最近一句很熟悉的话又飘到我的后脑勺那了:“你只是欠缺一个伯乐”。
      3年前,我和一个姐姐在某一个单位,共同感叹命运无情报国无门,随后相处了半年各奔东西,如今已是公务员的她和我说日子就这样咸吧淡吧的过着,赶了一把潮流就婚了,尽管自己的丈夫并不是以前想的那样白马。
      我无由地生出一股悲哀,我们过着怎样操蛋的日子才能让自己一天比一天地绝望呢。

    • 没来由就想起这句话了,心理挺不是滋味的。
      我并不是一个拜金主义者,但……有时候,手头不宽裕真会让人很无力。《枪炮、病菌和钢铁》一直在解释为什么富裕地区会占领贫困地区,延展一下,谁能研究研究,为什么会有穷人和富人?
      再想想,这或许是一个伪命题。什么是穷什么又是富呢?史上名士讲究的是精神上的高雅,往往不屑谈及孔老二,以免被铜臭熏脏。这般雅洁人士,不知如今是否安在?

    • 念旧

      2010-02-21

      人总是越老越喜欢回忆。除了不曾得到的,那些永远失去的也是美的吧。
      N久前网上就流传《李雷和韩梅梅》之歌了,某一天办公的时候,一直听这首歌,眼泪唰唰的掉啊。
      对我来说,迈入初中是太大的一个转折点,因为现在还有许多朋友是那时的同学。
      小学毕业时,我11岁,从初中开始算,我离家已经14年了,在外的日子早就超过在家。
      同学当中,有些人已经结婚生子,真是印证了那句:
      “Jim做了汽车公司经理 娶了中国太太衣食无忧 Li Tao当了警察 Uncle Wang他去年退了休”
      我的中学母校早就变了,就像岁月一样,永远回不去了。
      这次回家谁也没见着,也没主动想去见谁,或者真是近乡情怯?
      我小学最好的3个玩伴,2个去年婚了,1个准备婚ing,而那些没有读书的玩伴,估计孩子都上小学了吧?
      我其实很害怕这种东西,一见面人家问的就是婚不婚,何时养育下一代,房子车子……但这都是以后生活必需吧?
      越来越觉得我没有什么大志向,不过是想饮一杯白开水。

    • 焦躁

      2010-01-28

      最近一直很焦躁,有一种无法排遣的情绪,压抑不住的让人感到悲伤。
      我想,这一个月以来,我最开心的时刻,也就是上周六跑去密云野炊+玩雪了。
      灰灰的山被白白的雪星星点点,抬头便是蓝蓝的天。
      其实什么都没做,但就是感觉没有那么压抑。
      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其实为什么会活的这么累呢?
      啊,真受不了我自己,连自己为毛压抑都搞不明白。
      大概也许可能或者是因为我已经越来越没有自己强烈厌恶与喜好,不论是工作还是爱情都觉得无所谓,就那样吧,反正生活也就这么半死不活的……这不应该是生活的全部,否则太遗憾了。
      我不喜欢北京,但是也不知道未来可以去哪里。

    • 2010年心愿

      2010-01-01

      如果不喜欢,坚决说不。
      如果喜欢,奋力争取。
      不再伪装,活我自己。

    • 岁末年终

      2009-12-29

      我不喜欢我现在的生活。

    • Chilly cold

      2009-12-20

      萧杀的冬风刮在脸上,就像一把刀。
      这鬼天气,真的死冷死冷的。

    •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爆炸的。
      而把我推入火坑的,就是我自己。
      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居士,我一定会问她:请问哪条路通往西天?我要去取经。
      希望居士不要回答我说: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呐。

      其实我一点也不淡定,我的内心很焦虑。
      可是我说过我要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所以我故作淡定。

      居然就到12月了。
      我开始在这曾经心仪的北方城市的第15个月生涯。
      我没想我会留这么久,而且还不知南下的归期!这地方就像11月的那场雪一样寒冷。
      我们总是把没有发生的事情想的太美。这真是一个莫大的悲哀。

    • 今天是传说中的感恩节,无意间看到了这个帖子:讲讲我身边先苦后甜的女人
      我不是要谴责谁,我只是在看的时候看哭了,我觉得,我过的没有我想象的快乐。
      我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就算是蓬头垢面,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活,我不为谁的一句话就去改变自己。哪怕人家说我是一头愚笨的蠢牛,我也是一头内心很强大的愚笨的蠢牛。
      别人可以嘲笑我,可以羞辱我,我都不会去在乎。
      现在想想,这得练习到多强大啊!

       

    • 挨打受骂……
      做人没尊严,和条狗有咩区别?

    • 我和同学说我厌世了,她来一句,你什么时候不厌世啊?
      俄……好吧,原来我一直这么不靠谱。
      想起很早之前为自己安排的死法:就一个人,什么都不带,找座森林,一直往里走,一直往里走……
      我想我会饿死,或者会被山野的什么野兽给撕裂了,最后化成一坨残骸。
      现在想想,这是多么矫情的一种死法?!可能,我最后就是矫情死的。

    • 这一代 下一代

      2009-10-22

      今天是老弟的11岁生日。我打电话回家,之前听老妹说他也有个手机了。
      问了一下近况,老弟和我感慨的说,老姐,我感觉到压力了。
      我大惊,你这小破孩能遇到什么压力啊。
      他和我说,因为害怕作业做错,所以感觉到压力。
      “如果作业做错了,老师就会骂你是不是吃过SHI了,还要被罚扫厕所……心理压力真大啊。”
      说到手机,他说是因为老妈不会用,所以就变成他的了,上个月发短信打电话还花了10多块钱。
      现在的小孩,比我们那时候时髦多了,可是谁又能保证他们未来真的会比我们幸运呢?
      昨天看南方人物周刊,写给未来的信,邀请了几个人来寄望2049,似乎每个人都有很好的憧憬。
      希望下一代比我们活的更好,不用为教育、为就业、为房子……而担忧,这个愿景真的很美。

    • 悲哀

      2009-10-15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觉得是一个悲哀。生气的时候不能提高嗓子说话,否则就是犯贱。哭的时候不能砸东西,因为不是自己的房子。而生活,也他妈的莫名其妙,我小心翼翼的掏心掏肺,却还是一个贱人,可以随时来上几个巴掌,摔的头晕眼花。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够贱格,够烂人,够傻逼,够村姑,够无聊。我生下来就是一个悲剧。我的心也许已经麻木了,麻痹自己,不要相信,自己变成了一条苟且偷生的可怜虫,被人侮辱,被人打骂,被人随时说X你妈。OH SHIT。还有怎样的人生,可以比这更悲哀?变态的人生都是自找的,我就是一变态狂。

    • 审视

      2009-10-12

      今天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说我上个月消费了25.75元。
      刹那间,感慨万千。
      这意味这我过去的一个月没打多少电话,也没发多少短信。
      这是我自从有了手机以来,月消费最低的一次。

      在忙忙碌碌,起码是看起来的忙忙碌碌中间,太容易迷失了。
      英文词是lost,这是我认为十分富有韵味的一个单词。

      在金秋的9月,我又一次换了工作。谈不上太好,只是想去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
      新公司大部分的人都比我小,那些比我大的,都比我级别高。
      这真的是一种很尴尬的感觉,一个有点自负的人,却选择了从头再来,和85后竞岗。
      计算自己的付出,和得到的那点工资,时常感到失落。自然,生活没有后悔药可吃。

      如今的北京堪比广州的寒冬,每天早上被5点半的闹钟闹醒,疾步赶上6点前的地铁,搭75分钟,发新闻到下午4点,等着坐6点半的班车回家,吃8点自做的晚饭,看10点的电视,睡11或者12点的觉,就是我现在全部的生活。
      真难以想象,我会生活的这么规律。
      而我的思想,也被这规律磨的日益麻木。
      某一天,电视上一个简单的短句,无意识的翻译,然后就羞愧的意识到自己错了。退步的何止这一点而已?

      我生活的幸福吗?我不幸吗?
      有时候这种问题会跳进脑海。如今依然会,也许以后还会。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是活在当下还是活在梦想里呢?

    • 负面情绪

      2009-09-26

      难道青年男人也有经期和更年期吗?

    • 伪爱

      2009-09-17

      人心向善,相信真爱是没有错的,但是不要SB到相信每一段都是所谓的真爱。
      哪怕你每天累的像条狗,也没有人会可怜你,你的菜烧糊了,还是会被骂贱货。
      生活,真他妈的操蛋。
      更操蛋的是,我居然选择了承受。

    • 这个世界不能缺少一些身怀理想的人,但总是怀揣精英意识是可怕的。
      你以为……你凭什么……
      所以说,有些人总责怪别人不合时宜的提出很SB的问题,其实真正不合时宜的到底是谁?

    • OH NO NO NO

      2009-09-06

      实在不想写稿。。。
      G说,你快写呗,写完了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还可以带你去玩……
      可是现在北京这么冷,连出门去买菜都不想动。。
      我真是对自己无语。

      今儿听到一句巨搞笑的电视台词:
      A:我们人民警察就是来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不受威胁,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给绑匪送钱呢?
      B:人民现在不需要保护,人民现在愿意给钱,警察同志,行吗?
      这不是我杜撰的,是《重案六组2》的。。乐死我了。

    • 731

      2009-08-31

      731是一辆公车。
      我来北京后,从来没有坐过比731还长的市内公交车。
      这辆车的全程需要4块5,用北京的一卡通刷卡打折,只需要1块8。
      我从W地坐到家,花去了1块2,耗时100分钟。
      如果我选择地铁,我需要支付2块钱,90分钟,我心疼的不是这8毛钱,90分钟的地铁我得换3次,而且不保证有座位。
      我以为我不会记得,因为我本打算睡觉,但是睡不着。
      在这100分钟里,我身边座位上的人换了7次,先是一个男人,然后是女人,然后又是男人……
      731行进时嗡嗡作响的声音,以及呛鼻的空气,让我似睡非睡。
      100分钟内,我突然意识到我一点也不开心。
      我不想从一个城市的东边每天两次行进到北边,看着OFFER上的salary我甚至想哭。
      我想起年少时的轻狂,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我的年薪一定可以达到百万。如今看来,这是多么的少年不识愁。
      我意识到自己标榜的无欲无求其实是13,我也渴望做这个城市的主人,拿着本市户口而不需暂住证,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而不需交房租。
      这个城市TMD的大,无边无际的将我吞没。

    • ……

      2009-08-28

      A:和X相处的怎样?
      B:不好。分的差不多了。

      突然有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

    • 8月的尾巴

      2009-08-23

            物欲横流,这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句。某一天早上很早爬起来看电影《夏天》,这个词语突然就跳出来了。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这曾经是我的作文中使用频率贼高的词语,现在反而不用了,想想真是可笑。未出校门的时候,总把社会想的很可怕,假设自己会出淤泥而不染。其实大家不过都是混口饭吃,有些人会在这口饭基础上再想一下活的理想,但估计没人会相信自己能够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苦难民众,而这种词调,也很可笑啊。
            踩着8月的尾巴,和中学老师吃了顿饭,然后收拾收拾,准备开始一段新的职业旅程。

    • 30S的女人

      2009-08-14

      我的朋友,多是同龄人,D是为数不多的步入30S的。
      30S,用D自己的话说,没有自己成功的事业,连婚姻也经营的失败了。惶恐的来到另一个城市,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核心竞争力。
      D所代表的其实是很多30S的女人心态,而我们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变成30S。
      今天看《杜拉拉2》,孙XX一直嫌弃媳妇烦,没有为家庭贡献可观的收入,还查自己的电话,盯着自己的股票,这种女人让他感到恐惧,甚至因为她的追魂而害怕听到电话声。
      对YE来说,老公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女人,一旦把赌注都放在一个人身上,就会输的很惨。
      其实她本身就是可悲的。

      以前一厢情愿的以为所有的感情都能且一定能长相厮守,关键是,你凭什么要求对方和你厮守?
      想到这一点,是可怕的。唯一可信的,只有自己。尤其是对女人而言。

    • 跌荡

      2009-08-13

      L和我说,你一直都是一个很努力的人,我希望你幸福。
      L和我许久不联系,我只是因为一点小事请教她才交谈上了,尽管彼此一直都在MSN上。
      L是我大学最敬佩的同学。尽管我一直没和她联系,但是经常爬上她的Space,看看她最近的生活。
      我想我是没心没肺的,我一直记得L的生日,并且对自己说,一定要在那一天的MSN说一句H.B.,但最后我忘的一干二净。

      我经常容易获得挫败感。
      对一个事物保持弥久的兴趣,并总是精神抖擞,斗志昂扬,似乎是小孩喜欢干的事情。我曾经以为,努力去做一个事情,不管它是大的还是小的,总会有成绩。但显然,我的坚持并不够。
      一个找不到采访人的采访,一篇接二连三修改的文章,都能轻微撼动以为坚固的心防。

      这是一个微妙的时刻。
      你以为你OK,其实还差很远。
      Anyhow,别有一天彻底丧失改变生活的勇气

    • 无奈的生活

      2009-08-05

      尽管我一直要求自己像圣斗士一样和生活斗争,但是难免还是偶尔被强奸。
      有时候挺无奈,现实总比想象的来的残酷。
      一直想去的广州,从6月到7月到8月。G说,9月我们去内蒙吧。
      俄,这个是我去年的计划。
      能不能不要生活的这么无奈?!

    • 苦闷的夏天

      2009-07-29

      2002年,高考。
      2003年,打工。
      2004年,实习。
      2005年,务农。
      2006年,毕业。
      2007年,失业。
      2008年,换工。
      2009年……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不喜欢夏天。

    • 事儿妈&辣姐

      2009-07-17

      因为重新找房子的事情,惨变事儿妈(京话,基本属于没事找事的人),最后火速瘦身,变成辣姐。
      三下五除二,签了第一个看中的房子。本来以为和房东签应该挺好说话,BUT房东以前是做统计的,SO,计算钱的功力把我们俩吓住了。希望只是老太太的职业习惯,而不是一个难缠的人~~我被她可爱的同事蒙蔽了,还以为也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呢。
      来北京后,算上在师妹那蜗居,这是本小姐的第三次搬家,速度比我换工作还快。
      套用某网友的话,人在北京漂啊,怎能不搬家啊~
      很想再加一句,不是北京人啊,慎入北京门啊~
      要不就是,谁让你没本儿啊,谁让你没赶上SHZY的春风啊~人家那可是福利分房。
      关于万恶的HJ制度,也就不声讨了,我坚信会取消,尽管我同样坚信在活着的时候无望见到。

      最近亲爱的DOS小姐问我近况如何,加上若干好友的询问,一并感谢。
      一把辛酸泪,两行鼻涕流。不过路是自己选的,除了变得比“猪坚强”、“电坚强”还坚强之外,我还能怎样?
      我就是那传说中的变形女金刚,可以变成一粒蒸不烂、煮不透、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铜豌豆。

    • 家变

      2009-07-14

      搬新家的喜悦还没退却,一个噩耗传来:
      房东卖房啦!

      为什么要买房?你是说为什么呢?

    • 我设想,这个世界最失败的女人应该是这样的:
      她是一个记者,这天离她2篇稿子的撰写、1篇稿子的修改期限还剩一天。
      这天她很累,但是她还是回家做饭。
      这天她去超市不知道选什么好,于是随便弄了几个。
      然后她的手指被辣椒灼伤。
      最后,回来的人愤怒:我说过了我不喜欢XX,为什么一周内2次出现在餐桌上?

      好吧。这不是JK罗琳的故事。这是自作孽不可活的故事。

    • 分裂

      2009-06-29

      双重标准和双重人格一样可怕。
      OH SHIT。

    • 有个人死了

      2009-06-26

      有个人死了。
      TA生于2005年7月8日,卒于2009年6月25日。
      TA死的很安详,尽管带着点痛苦,但是这痛苦是TA自找的。
      TA天真过,快乐过,幸福过,被爱过,爱过。
      虽然还没来得及绽放,虽然憧憬过未来,但是现在未来不重要。
      因为TA死了。
      愿TA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