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末的时候路过菜市场,两个人很high的去买了一只鸡回家,花了38块;又去买了一根白萝卜,2块,然后回家加上葱、姜、大料、腐竹、黄花菜一阵乱炖,很得瑟的吃了一个下午。
      hello c说,这就是小日子呀!

    • 插曲:
      还没做手术,病友就说,等你可以放屁了就能喝水吃东西了。
      于是手术之后,每天最期待的事情,等着什么时候会放屁。。。

      确定了要做手术之后,和hello c去武警总医院找专家咨询(特需,挂号费300大洋),专家说,别去朝阳医院了,还是找老医院吧,协和、中日友好都不错……于是,果断抛弃离家最近的朝阳,决定投奔协和的怀抱了。事后证明,做手术找一个好医院是多么明智的选择——昨天去医院结算医药费,顺便去复印病案,遇到一个住在农展馆的阿姨,阿姨近乎控诉地说,朝阳的硬件都很新,但是医生和护士都不OK,有一次她儿子高烧去朝阳输液,第二天高烧不退,护士说液输错了……

      以前协和的号非常难挂,还好我的病说着急也不着急,于是8月份电话预约了一周后的专家号,和医生商量了一下9月中旬入院手术,于是在9月14号下午临近下班,协和通知我15号入院,“床位很紧张,如果不来,两周后才能有床位。”这话也不夸张,入院之后发现:协和的床位很紧张,所以基本上手术完了各项体征OK了,医生就会让你出院,因为还有N多病人等着来治疗。

      总体来说,协和的护士很好,医生很尽心。当然,hello c觉得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挂号挂错了医生……如果当时能够仔细的多想一想,就不应该挂Doctor Sang的号,而是要挂在好大夫网上名声更好的Doctor Mao的号,因为我入院之后,Doctor Sang对我可以说是不闻不问,而我基本属于不给别人添事儿的人,住院的卡上就只写了一个住院医——其实拿到了病案之后才发现,给我做手术的也不是Doctor Sang,这一点hello c很生气。按照我们病患的想法,既然挂的是你的号,是你收入院的,做手术的不也应该是你么?好在给我做手术的Doctor Xu也很负责,而我们想挂号的Doctor  Mao,是第一助手。

      还有一个问题,那个传说中的玩意,我们各方打听之后,没给……我的想法是,电视上天天都在反腐倡廉啊,每次要给的念头起来的时候,我就想起反腐倡廉的电视画面:你在侮辱我……我们还是太年轻。如果给了,是不是后来就不一样了呢?当然,我们这些小99,都可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生病的时候,hello c很紧张,生怕我有什么意外,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如果以后都能保持,那就更是好同志一枚啦!;而在我上手术台前他对我说,我们以后还要生高小月呢。。感动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我们有空了,就去扯证吧!

    • 在我身体不好的这段日子,C同学对我百般呵护。
      担心我吃多了撑着,吃少了饿着,还不让吃肉……因为肉类不容易消化
      当然,我没肉吃,他也没肉吃了。
      可怜的是,他的肠胃老和他作对。于是有一天早上,他说他肚子疼,疼了一夜。
      我昨天叫了你好多次啊,你就是不理我
      我睡觉一直都很死,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我死了,你也不管我了?

      我这人睡觉睡的很死,小时候家里半夜打雷下雨,我妈叫我起来帮忙收谷场里的东西,就是叫不醒我。
      想到C说的问题,我后背一阵发凉
      假如一觉醒来……假如……假如……

    • 想来人的命运也是奇怪,活了20多年才发现,原来肚子里有个东西是异常的。我对生老病死这种东西向来不够豁达,不愿意面对,但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的规律。
      人能掌握的,就是不要白来人间走一遭吧。

      最近的新闻说,贫家子弟越来越考不上好大学了。
      感谢我爹我妈,把我生在了还有勃勃生机的1980年代中期。
      感谢落后的家乡,因为没赶上经济起飞,所以我们也用不着被城市的孩子淘汰,得以在当年尚还有资金支持、师资重视的学校安心度过六载。

      我为什么要感谢?和这次生病有直接关系。
      2009年,16岁的内蒙古贫苦女孩田国芳身患胆总管囊肿,后来被媒体报道,得到有关部门的关心,找协和肝脏外科动了手术,副部长亲自开刀……根据媒体的报道,副部长深情地说,“如果在城市里,她可能很早就能检查出病情,如果小时候得到治疗,那么现在将会是一个健康的小姑娘。”
      想到自己也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出来的,当下很凌乱:要不是当年拼死赖活的读书,来北京谋了份职业,而是像我的堂姐妹们一样初中辍学如今当着2-3个孩子的妈,估计也只能在家乡诊死了……就算拼着年轻挨过这一遭,估计老了也癌变了。
      想到这层,才明白知识的确能改变命运。
      不过,如果不能增长人生的长度,只能想办法增加人生的厚度了。

    • 人在健康的时候,大概难以体会单身和拍拖有何不同。不过一旦生病了,就会觉得:身边还是有个人好。
      自从被朝阳医院诊断我的确是先天性胆总管囊肿之后,C就很着急,担心我吃多了会撑着导致消化不良又造成腹痛;又怕我饿着了完全没精神外加身体虚弱。俄,连家务活也更积极主动地帮忙做。
      反观我,因为听方老师说这个病没那么严重又开始一如既往地没心没肺,消停了几天之后就想海吃海喝了,当然被禁止啦。
      好吧,表扬C同学大红花一朵,真是一个好童鞋啊

    • 病来如山倒

      2011-08-03

      慌乱了一天,终于有时间坐下来理一理了。
      昨天下午,突然肚子痛,起初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继续做专题,结果越来越痛,实在忍不了了,就和领导请了假,借了一点钱,打了一辆车,果断去离单位比较近又在本人医保名单上的中关村医院。
      中途腹痛难忍,出租车师傅看到我只好很汗地说,姑娘,你再忍一忍,这个时间点,都是红灯……
      等车到了医院,师傅说,姑娘,你要没零钱就别给了,快去看病吧!内牛满面 忍痛掏钱给师傅(要了发票,本来准备写封表扬信的,结果慌乱中不知道发票放哪了,现在找不到了 ),几乎连站都站不稳的冲进急诊室,对医生说:我快痛死了…… 真的很痛,医生检查的时候痛的要命,最后她让护士帮我挂号,把我转给了外科医生。然后就是B超、抽血……各种忙乱。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就想,要不要打给C呢?打吧,又怕他着急;不打吧,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最后还是打了,到了医院医生和我说,你这情况可能是胃穿孔或者其他急性肠胃炎,叫家属吧,万一要做手术,也好签字……
      做B超的时候才知道,C打给袁大头了……袁大头赶到医院,开始帮我忙上忙下了……到了6点多点,C也拿着我的医疗蓝本来医院了……
      一系列的检查完了,医生对我说,你小时候有得过什么病吗?你有遗传病史吗?有什么先天性疾病吗?说的我直冒冷汗,正好这个时候,C在楼下了,医生问,要不要让你爱人知道?我说,准爱人,当然要知道啊
      于是balabala……最后的处理结果,我要输液……那会8点了……一直输到晚上2点才结束……
      病来如山倒啊,而未来,还得做各种检查,确诊

    • 打不死的小强

      2011-07-11

      家里的小强太嚣张了,所谓人善被人欺,现在是手软被螂吃啊!
      于是,在小强一次比一次更厉害的攻占领土时,我毅然点了一把螂烟——那玩意和蚊香类似——打响了自卫反击战。
      第一次的战争结果很快出来了,人类大溃败,嚣张的小强没有被螂烟熏死,悲剧的是我,被螂烟熏的死去活来。
      看来要使出杀手锏了,豆瓣上有人说早市有卖超级无敌有效的蟑螂药。
      果然,形势很快逆转……今天早上得瑟的我,扫了一地螂尸。
      我让你嚣张,我让你嚣张!

    • 育儿啊伤不起

      2011-06-12

      hello c买了一本《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准备送给他妹妹,随手一读,发现教育孩子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你得呵护TA,尊重TA,引导TA……你得把TA当成成熟的大人看,顾及TA作为人的感受;同时又要把自己放低,用儿童的水平来和TA共同成长。
      时常有人问,你们都这样了和结婚有什么区别啊?其实我焦虑的是孩子。在没有条件为人父母之前,结婚还是不要随便谈及的好。把婚一结各种催孩子就来了,孩子不是谁的附属品,要是教育不好,宁愿不生啊亲。
      PS:在地铁上拿着这本书看,有个女孩子给我让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坐了两三个站我才意识到,姑娘把我当成孕妇了 我要减小腹啊伤不起

      最近也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在忙忙碌碌为三斗米折腰的同时,有没有真的好好享受这快意人生呢?人生固然是一场苦旅,然而人生的意义应该是苦中作乐吧!这种乐应该和物质无关,只是清晨醒来看到的一缕阳光,只是走在路边闯入眼帘的一朵小花,只是陪着喜欢的人度过一个又一个今天……
      记得《中国达人秀》有个奶奶,唱一曲《因为爱情》给她最爱的那个过世的老头,把我感动的内牛满面。如果我们能在生命的终点还爱着、陪伴着同一个爱着自己的人,这是最快意的人生吧!

    • 忆往昔

      2011-06-07

      昨天和Hello C说,真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现在再让我回到10年前,恐怕就考不上大学了!
      记得大学的录取通知信还人性化地附上了一份申请助学贷款的宣传单,上面写着申请助学贷款需要的材料,其中一项是父母身份证复印件。
      于是,我爸去灰埠镇上找到一家专门做假证件的店主,把他和我妈的身份证“复印”了一份。
      那是02年。村里一些未成年的孩子为了早点去沿海打工,总是造假的身份证,把年龄改大,好顺利进厂。所以店主做的轻车熟路,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当我把那2个和真身份证一模一样的假身份证作为“复印件”交给辅导员的时候,她吓一跳,说,我们不需要真身份证。然后带着我去用复印机复印了一份……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复印机,那种神奇的感觉导致我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复印机是个高科技。
      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两个假身份证是交给辅导员,还是放在哪儿了,总之不见了。 只是如今想来,以那种城乡差距,放在今天,我估计我真的考不上大学了。

    • Changeling

      2011-05-24

      推荐一部“大嘴朱”主演的电影《Changeling 》,中文译名《换子疑云》。
      故事发生在1920s,当时的洛杉矶也一样黑暗无道,警察可以随便就把不遂意的人扔进精神病院。
      单身母亲克里斯汀的独子沃特不见了,洛杉矶警察5个月后还给她一个儿子,这位视儿子为全部生命的母亲立即认出这不是沃特,要求警方找出真正的他。主事的警察认为克里斯汀是在闹事,在给洛杉矶制造麻烦,抹黑警方形象,于是将她发配到精神病院接受诸如电击之类的治疗。
      另一边厢,真相渐渐显露,包括沃特在内的20多个孩子已经被杀人狂魔用斧子像砍柴一样的劈死。
      正义在1920s的洛杉矶没有被黑暗吞没。
      洛杉矶市民站出来声援克里斯汀,法院受理了此案,“现在判决如下:一,对警察队长实施永久停职。二,在法律程序上更加严格和严密,保证城市里的公民不会随意被送进精神病院。三,只有罢免警察局长职务才能恢复市民对警察的信心,我也是这么认为。”
      一个城市的管理者、守卫者不能随便把市民视为麻烦,扔进精神病院。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90年前的米国已经践行了,而大洋彼岸依然不以为耻反而将其演变为一向既实际又好用的常规治理手段……很讽刺。
      PS:妈妈们还是表看了,部分画面太血腥。

    •      我们在心里为他们降过半旗,我们在哀悼日为他们招魂请安,我们搜集过他们一世为人的证据,我们一起念出过他们的名字。我们答应过要念念不忘,要生生不息。我们无法做得更多,只好摆上铁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征且祭奠你们凝固了的生命

          今 天是汶川地震三周年纪念日,读者诸君一定知道我们的哀悼所在。那场大地震令山河破碎,八万多人罹难失踪,连绵不绝的哀伤延续至今。哀伤是为同胞一去不还, 五月就此成为悲哀的月份;哀伤也因为念及自身无力,不能抵挡决绝的离逝。又一年祭祀重来,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实有必要确认诸多问题:他们是谁?他 们遇到了什么?他们在哪里?他们想要我们做什么?

          馨香几枝,烟气袅袅,升腾至虚空。他们不是冰冷的数字,他们也曾顶着百家姓活泼泼地存在过。他们用整整一生,走进五月的废墟。他们开心地在 世上生活过七年,抑或更长更短的岁月。他们是父母,是子女,是姐妹,是兄弟,是黄皮肤的人。他们是寨子里的居民和过客,是跋涉山川河流的人,看云起云落, 他们是一切真情。他们是你遇见或未见的人类,是住在大地上的灵魂。

          生是偶然的,死亡是必然。三年前的今天,同个时刻,下午黄昏黑夜如朽木,纷纷落下,壅塞时间的河流。红色是血,灰色是扬尘,白色是眩晕,黑 色是死神的衣袂,他们在颜色横流中倒下,像是不幸的庄稼,被锐利的刀锋杀害。他们失去了所有,他们的老年中年青年或童年时代结束得太早太快。他们成了各种 各样碎片,使用尖锐的边缘,把日子割出眼泪,将故乡抛弃。

          他们从四方而来,往八方而去。我们悔恨,他们本该有更好的死亡方式,譬如从容悼念,并且允许泪飞成雨。匆匆复匆匆,他们永远离开伤感的村庄 和城市,他们现在石头长有新绿的山坡上,他们仍在学校,在路上,在地下,在无名之处。他们和他们在一起,就像麦子与麦子长在一起。在夏天,在他们最后的黄 昏去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是生者唯一的痛楚,唯一的安慰。

          我们在心里为他们降过半旗,我们在哀悼日为他们招魂请安,我们搜集过他们一世为人的证据,我们一起念出过他们的名字。我们答应过要念念不 忘,要生生不息。我们做了很多,又做得太少。迷途不返的人,你们在哪里?我们点燃的光能否照亮你们的路?我们无法做得更多,只好摆上铁做的十二生肖,敬上 瓷做的瓜子,象征且祭奠你们凝固了的生命。你们还想要我们做什么?

          我们知道,死亡已经发生,而遗忘等候一旁,觊觎他们的再一次死亡。如果不怀念,遗忘就会越来越强大。今天的祭祀就是为了拒绝遗忘,拒绝再次 失去他们。以后的纪念,目的无他,也是一遍遍证明给他们看:我们从未远离,我们一直在一起,哪怕是遇到死亡和恐惧。这是一种要被记取的承诺,人千古,人又 永远在。这是我们对整座村落、整座城市、良知国民的交代。

          起于尘土而又归于尘土,可有一种责任无法推卸。这就是我们对他们的纪念,是校园对学生的纪念,山野对农夫的纪念,黄泥雕群对凝视者的纪念, 是家庭对逝者的纪念,是鲜花对坟墓的纪念,是生命对生命的纪念。我们始终不忘,始终向着他们的方向眺望。我们的生活里有他们,我们不只是为自己过活。时间 的河流联系彼此,让我们重聚在一起,就像是真的没有失去过。

          止歇欢娱,今天此时,让我们躺在时间的河流上,采用他们惯常的姿势,感知他们的所在和请求,察觉我们的对话与诺言。在他们走后,没有一个夜 晚能让我们安睡。可三年来,我们谨记并警醒我们的原则。五月是悲哀的,又是清醒的。通过对他们的取态,丈量我们与人类的距离。祝愿大地上的神祇同样能保佑 他们,就像他们保佑我们一样。祈祷彼岸乐土。伏食尚飨。

            南都社论 ,好久不曾看到这样荡气回肠的好文。

    • 乡村,故土

      2011-05-06

      三聚氰胺、牛肉膏、瘦肉精……
      城里人越来越想念大自然了。
      据说如今最幸福的事情,有一条是农村有亲戚并且还务农,这么一想,我真是挺幸福的。
      现在家里还放着老妈晒的干菜,想着干豆角挺好吃,真想马上就给老妈挂个电话让她今年多晒一点。她肯定又会说,城里人的嘴怎么这么刁了?是不是还想回家吃野菜啊。
      小时候蓝天白云的撒腿就跑,现在对着灰蒙蒙的天真是无语凝噎。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跳出农门,何曾想在城市打拼的日日夜夜其实最想念的还是故土。

    • 哟西,54!

      2011-05-04

      今天的大头条是影帝约谈青年 ,寄语他们要独立思考了解真相撑起民族的未来blabla。
      这真是一个绝妙无比的讽刺,真相?上帝笑了。
      乃们的黑手已经把真相埋在了地底下,乃们的身体里只能流淌着石油一般的血液,还谈什么真相呀这不是坑爹呢么。
      54对我的最大意义,就是抓住青春的小尾巴,再享受2年的半天假,而不是怀念近百年的往昔峥嵘岁月,大唱红歌高歌一曲《社会主义好》。

    • 我的一个同事Chang最近在考托福,其实我觉得考不考无所谓,但他说的一句话还是刺伤了我:我们以为自己活的很牛掰,觉得体制内的人活的很苦催,其实人家根本不是!那些个谁谁谁每个月干着卖白菜的活儿拿着卖白粉的钱,然后很时髦地在那谈如何炒外汇的事情,你就会觉得再不出国镀金一切就晚了,人家现在就甩了你几条街更别说5年10年后!其实我们只不过比他们晚毕业3年而已!

      这其实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焦虑。在该死的70后 把社会主义的便宜都占尽了之后,留给80后的是一个无比苍凉的现实。所以大部分人发了疯一样的去考GWY像做春梦一样的幻想自己进入了体制内,然后再用举重若轻的口吻对同龄人说“我们的日子过得也不好”、“谁都不容易”云云,其实在过了三五年后享受到了体制的好处才会明白,当年自己做了一个多么聪明的决定。
      我的内心不由地想到一小部分人,他们在各个阵地以各种意见领袖或者青年导师的姿态出现,而这些人恰恰是享受了制度的好处。我在疑惑人怎么能这么人格分裂之后才越发莫名痛恨。
      有些人说,你们丫这些叽叽歪歪的人都是为了那点石油,你们这都是嫉妒羡慕恨,你们这都是吃不到葡萄就说它酸。这样的因素肯定多多少少有一部分,但就我这样的人来说,只是想活得简单一些,活得不那么折腾。我们控诉,只是因为除了这条路别的路都不好走了,而我们却只想走另外一条路。
      好吧。我是标题党,我也不知自己在说虾米。不得不说,YXMM这张“羊毛姑娘”的照片真的拍的挺好。尽管我耳边总想起小喇叭说的“工作5年谁还买不起房啊”。我对房子真的没焦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

      借一段更长的话来结束冗繁的胡言乱语:
      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困境在于,如果保持内心价值的稳定,一般来说将处于社会边缘,很难对当代社会发生作用,由于现实利益的巨大力量,保持内心稳定价值 的最好选择是脱离固有的体制约束,但这在事实上又极难做到,因为国家垄断所有社会资源,为了生存,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就是内心保存了基本价值追求的那些 人),一般也只能选择敢怒不敢言的生存状态,当现代科技的发展有可能让国家机器便于控制一切社会资源的时候,那些自觉选择批判立场和保持内心价值稳定的中 国知识分子,将越来越感觉痛苦和孤立无援,也就是说,在真实的社会生活层面上,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所能发挥的作用已非常有限,当国家力量根本不把“清流”和 舆论作为社会生活的真实存在时,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困境也就无法解脱。【全文



    • Harry,乃肿么了?

      以前友人曾说,人到了25岁身体就开始走下坡路。
      上周五右肩膀很疼,然后去照了下X光片,医生说我的脖子受损了。
      哎,网编伤不起啊,才刚刚度过人生的第26个节日,零部件就开始喊报废了。
      悲乎哀哉。

    • 辞旧迎新

      2011-04-20

      看《绝望主妇》Season7,内牛满面的Susan问友人:为什么我这么好运,周围的人都要倒霉?
      友人答:Why ask?
      Susan再问:如果我的好运气都用光了肿么办?
      友人再答:Why ask?

      何须问?活在当下最好。
      当下才是最好的青春年华。

      PS:收到了阿贝寄来的上次回广州办的护照、新身份证。
      真是各种辞旧迎新啊。

    • 人渣

      2011-04-14

      刚流云童鞋叫我加入一个校友群,本意是好的,方便诸多新闻社的童鞋一起交流,离校不离社。
      但是兴冲冲的进去后看到一个名字,点开一看,果然是那条人渣。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活了这么多年,这是我见过的人品最烂、人格分裂最严重的人,没有之一。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3年多,每次只要一想到,我就会出离愤怒,于是退群了。
      远小人,远小人。所谓人渣,当然要眼不见为净。

    • oh,生活

      2011-03-31

      上周回了一次惺惺念念的广州,发现整个城市都漂亮了。
      比较囧的经历是一下火车就迷路了,进了地铁更是慌的像兔子,好在可以打电话问老2。
      获悉了一件让我很诧异的事情,站在女人的立场上,我真的很疼惜。白云山的风那一刻吹起,我真的有些凌乱了。
      比较高兴的是,我关心的人生活的都不错。已经结婚的生活美满有老公有孩子,准备结婚的虽然买不起房但爱情还在,单身的人依旧爱着自己。
      恍惚中毕业5年啊……oh,这就是生活。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Before it's washed to the sea?

    • 哦,38

      2011-03-08

      38节花了138大洋。
      以及被人甩了一巴掌,烧了一把纸钱。
      人的可笑始终脱离不了自欺欺人。
      特此为记。

    • 狗日的户口

      2011-02-23

      昨天看BTV,记者采访来放盘的房东。
      记者:您去年房子租多少?
      答:3000。
      记者:今年您准备涨么?
      答:准备涨点儿。
      记者:涨到多少?
      答:加1000吧。
      记者:涨这么多您不怕租不出去?
      答:我不怕,这会儿来租房的人越来越多了。

      狗日的户口,狗日的China。

       

      【后话】下午一个同事问我要QQ,我甚是诧异。心想,他该不会是要走了吧?
      可是又怕会错了意,于是问他是不是要在**落地生根。他说,要走了。然后看到信箱里一封长长的告别信,虽然他写的事情大部分都和我无关,但还是能看到一个激情飞扬后深深的无奈与落寞。
      干这一行大致如此。起初都是热血沸腾,接着激情慢慢退却,工资成为最后一剂春药,当春药的药劲儿散去,就到了告别的时刻了。
      散买卖不散交情,可是我依然很伤心。入行的时候我们以为可以改变这个改变那个,结果发现什么也改变不了,唯一改变的就是我们不再青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等来的不是时代的change,而是更新的面孔带着激情飞来带着失望离开。这是不是我们的悲哀?

    • 等你爱我

      2011-01-20

      徐静蕾和李亚鹏的电影版《将爱情进行到底》瞄准了情人节档。
      王菲&陈奕迅给力献唱《因为爱情》,让我想起了电视剧版的片尾曲《等你爱我》。
      记得有一集快结束时,女主和杨峥在车上过了一夜,女主用录音笔录了杨峥的鼾声,在最后录了一句“杨峥,我喜欢你”。
      第二天杨峥抢了录音笔听,公路上车来车往,女主捂着耳朵低着头。杨峥右手抬高拿着录音笔,头抬着看着录音笔,录音笔里放出那一句“杨峥,我喜欢你”。然后就是《等你爱我》的背景音乐响起……
      镜头定格。
      《将爱情进行到底》播出的时候,正是少女怀春时,无比迷恋杨峥的浪子形象,对徐静蕾无感。
      现在再回忆,还是能想起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啊,青春真好。当年华逝去,多少人能想起初恋的容颜?

    • 你病,或者不病倒,老板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拼,或者不拼命,工资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昨天做完专题回家,在地铁上看到这个,瞬间有一股内牛满面的冲动。
      特此为记。

    • YX是我的前同事,因为同样从南蛮之地来到帝都,又在同一个组,我们很快打成一片。
      熬了一年后她挥一挥衣袖走了,先是一路西去,走川藏路去西藏、尼泊尔,然后是彻底往南,飞到南半球开始游学。
      对于她的壮举,我们都甚为欣赏,但没几个人敢这么干。
      尽管她曾对我说过她的忐忑,我还是鼓励她要往前看,其实这也是在鼓励我自己。
      往前看往前看,不要回头,前面风景更美。
      今天是你起飞的日子,遥祝一路顺风。

    • 自从来到网媒工作,我就变成了愤青。
      其实,如果没能力爬到墙外骄傲地活着,那就等着在墙内悲催地死去吧。
      我们应该努力,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

    • boys & girls

      2010-11-29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的路,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一个女人要经历多少个男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女人。
      我厌倦了这样的自己,和这样的生活。

    • 落幕

      2010-11-26

      1。妇幼医院的人很多,这充分说明许多女人都在折腾身体,孩子、炎症、痛经……balabala的。看了医生安排去B超,子宫内是不是有暗区还得下周做了B超才清楚。预约的时候前面的大姐是来治疗不孕不育的……俄,交费处人比挂号处更多。乳腺科和妇科不在同一天,所以只能再选择时间去挂号,看个病真麻烦,不过人嘛,耗着耗着就开始耗到医院去了。
      2。我又有了那种感觉:人来人往我却离世界很远。
      我不清楚自己的脑子在想什么,我是不是唯一一个活的浑浑噩噩的人?
      我胆怯,墨守陈规,不愿意或者说是害怕去改变目前的生活。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或者是不知道如何进取。不喜欢看书,只喜欢漫无目的地任大脑游走。因为害怕深度思考,所以沉迷于各类肥皂剧。对现状不满,却又缺乏改变的勇气和决心。甚至未必爱身边的人,却也不知道去爱谁。当一个人不止一次地谴责被我拖累了云云,我的内心充满了负罪感,却也很困惑:我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吗?
      当我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我的内心只是想换一种氛围,也许我只是想沿着山边的小路,走啊走啊走啊一路到天黑。也许我只是想像一个精神病人一样,百无聊赖地干坐在街心公园。也许,也许我只是说说而已。
      我时常想找一个人,TA会不吝啬任何的语言在低沉的时候安慰我鼓励我,在我做愚蠢的事情的时候点醒我却不根本上否认我的智商,用理性的语言引导我……其实我也很贪婪,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被我找到?我知道我找不到,所以自暴自弃,用随遇而安的幻觉安慰自己的失落,掩饰内心时不时冒上来的自卑感。
      说了很多年我要为自己活,却一而再地为别人活。我真的真的真的受够了这样的生活,却再一次无比傻X地在原地等待一个永远不会等到的人。我是一个悲剧。我知道我是一个悲剧。这就是真正的悲剧。我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所有的一切都是活该。

    • 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狗日子就是被你们这些2B弄的怨气连天,本来已经不河蟹的悲催生活,你们又添上了重重的一笔。
      如果客服电话只能永远地处在繁忙状态,拜托不要在公布公司客服电话,鳄鱼的眼泪神马的最让人恶心了。
      虽然有些人诅咒中移动是个法克鱿,起码10086的大门永远向世人敞开。我们只是P民,也有工作,请假也要扣工资,理解你们要周末,请不要忘记我们也要周末,所以说好了的时间请及时来到客户门口,而不是2B地解释安装的人太多了所以balabala云云——虽然你们还没说,但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这么说的。
      尽管你们只是无数变态公司中的沧海一粟,我还是要对你们说一声:为了共建河蟹社会,求求你们早点倒闭吧。
      一并保留此人今生今世在任何场合帮你们免费传播的权利,恭喜你们成功地成为了我心目中2B团队的一员,欢迎!

    • 这是一个普通的按摩师傅问我的问题,我将它看做终极提问。
      为什么不幸福?很多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国民整体性焦虑也不是什么新词。
      回想一下小时候的贫寒,与如今的相对富有,幸福指数的确大幅度降低。
      我承认人性的贪婪与不满足,那么,在一个相对容易满足的阿Q式生态下,为什么还是不幸福?这恐怕远非人心不足蛇吞象所能概括的。
      在我们成长起来的这20、30年里,经济的确起飞了,但幸福感的来源却单一了,无非就是钱以及一切能等量成货币的东西。社会氛围再也不鼓励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没有或大或小的欺骗,没有对金钱的追逐之心,基本上很难被视为成功人士,换算成自我的认同,那就是无法成为一个感觉到幸福的人。
      贫贱夫妻百事哀、有钱能使鬼推磨、富二代、我爸是李*、刚刚作出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在过去的岁月里,流行词汇都与经济实力、金钱储备有关,做科研的不淡定了,搞教育的不淡定了,玩文学的不淡定了,唱流行曲的不淡定了,卖咸鸭蛋大葱大蒜的不淡定了,炒股的不淡定了,买黄金的不淡定了,飙车的不淡定了……
      总之一句话,有病,还没法医。

    • 人格缺陷

      2010-10-26

      几天前,同事说了一个关于她朋友的故事。
      那位女士在旁人看来嫁了一个好男人,好到什么程度呢?
      她可以在外人面前大声呵斥那个男人,男人还要赔不是。
      有趣的是,男人赚的比女士多,不需要在经济上依赖她,而且长的也不丑,不至于过了这个村就再也找不着店了。
      随后,我说,这可能是因为这男人有重大的人格缺陷,所谓缺什么补什么,但这种关系总体来说是不健康的,如果这位女士没有改进,过不了多久男人就会觉得受够了。
      其实,想想自己,我何尝不是一个有人格缺陷的人呢。
      有些事情明明知道可以做,但就是狠不下心做,总以为下一次就会好的,会好的……
      如果这次都不会好,那怎能奢望下一个这次会更好?

    • 死神带走了他

      2010-10-19

      罗瑛在鹰潭车出事死了。

      我爸的短信,一个比我小的堂弟,小时候就在我们家对门住。
      后来不读书了,出去打工。
      接下来我回家,不断地听到他赚钱、结婚、生子的消息。
      然后就是这个。

      整个村子像一个气球,一点一点的泄气,老人和猫狗常年都在,但也是一年比一年少。
      年轻人像放出去的空气,有些可以回补,有些永远不再回来。就像罗瑛。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伤感,但是我真的很难过。